研学散记

[日期:2019-11-28 11:40:07]


(通讯员:樊夫) 研学归来已逾四天,总觉得似乎应留下点什么。记得四天前一大早刚上大巴时,戴欣燕反复问我:”研学回来后,我们写不写作文?”当我告知她不作要求时,她竟露出惊讶的表情。走在炭河古城”情桥”上,看到桥两边的绳索上系满了人们许下心愿的”心型牌”时,老师们边走边议论,不记得当时我对帅开敏说了句什么,同组的葛春梅调侃道:”帅老师,恭喜你!你已进入樊老师的诗句中”惹得一行人哄笑。也许在大家心目中,以往我参加大型活动,总有诗文出现,大家形成了思维定势。说心里话,出门前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可大家的期许,对于我竟成了很大的压力。活动期间,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,让大家失望了。


此次两天一晚的研学活动,在车上度过了近八小时。这段时间,师生之间、同学之间有了一些交流。


研学的前一天,谭老师来到我的办公室,特意嘱咐我:学校明令禁止学生带手机,你多给咱班学生照相,发到班级群里,让家长了解孩子的状态。我欣然答应。大巴上了高速,我举着手机给大家照相,有的同学配合,有的同学不合作——不肯露脸。我想:这个年龄段的孩子,有这种心态也算正常吧。


我与李宗武老师坐在第三排,前一排是两”宁”,右手边是丁盈盈和吴俞熹,她俩后面是袁晨熙和戴欣燕。我与周川聊天,知道了她原名叫静萱,后来才改为这简单易写的”川”字。有点晕车的丁盈盈,打瞌睡时竟戴上了眼罩。在车上,和周岐骏下了一盘象棋,平时沉默寡言的他许是紧张吧,居然让我赢了。刘友文邀我打”跑得快”,只打了两盘,都是体育健将刘友文先跑了。朱永东在车上走来走去,拿着从景区买的一把玩具刀,显得有心事,听他说的一句话,我才知道他的心事。”这是初中阶段最后一次秋游了,以后还不知大家……”听闻此言,我心也不禁沉了下来。


在炭河古城,集体活动主要是两项:一是穿上西周服饰,祭拜孔子,集体诵读《论语》名句。平时在课堂上学过的国学经典,此时此地吟诵出来,不失为传统文化的绝佳洗礼。再就是走进剧场,观赏大型歌舞《炭河千古情》。第一次欣赏运用声光电等科技手段,在水陆空三维空间里营造出的全景演出。说真的,其中的故事情节我并没有记住多少,但是那唯美的演出效果,令我震撼、感动。坐在我身边的谭立新老师打趣我:”樊老师看呆了,莫把眼珠子掉下来了”。我不得不佩服现代科技与传统文化高度融合达到的境界之高。


除了这两大集体活动,同学们在园区自由进行了许多有趣的活动:有的在酒池戏水游乐区跑来跑去,有的在太子阴魂听音室感受惊心动魄,有的在彩楼活动时幸运的接到了绣球,还有的目睹成人大啖辣椒被辣的窘状后谈笑风生……


如果说学生在炭河古城是走进历史,接受传统文化熏陶、国学的洗礼,那么,在长沙生态植物园是走进自然,进行团队合作训练。我没有目睹学生集训,只从谭老师发的视频和郑老师拍的照片,以及向二三个同学的询问中有所了解。无论是射击打靶、鼓舞飞扬,还是珠行万里、丛林穿越,都给大家留下了难忘的印象。


第二天上午,我们几个老师在园区工作人员的引导下,参观了园区的部分景观。工作人员介绍:园区面积达三千多亩,已开发的不到一半。即使将已开发的区域走完,也要花上三四个小时。当时,初冬的暖阳普照大地,身心俱暖;漫步在四面竹树环合的小道上,听着工作人员讲述着捞刀河名字的由来,心情正好。工作人员引领我们在路边的一处茶室小憩。我和石老师、贵老师都愿意多走走、看看,于是我们仨又继续漫游了。我们欣赏了一幅用植物装饰的巨大的”五星红旗″,穿过了用树和藤蔓栽种而成的拱形过道,瞻仰了高大的关公铜像,邂逅了从我的家乡移植而来的”临澧樱花”……徜徉其间,真的是一种美的享受。


两天的研学生活,暂别了父母,远离了教室,走进了千年的历史,来到了拓展的课堂,有人展示了才艺,人人锻炼了胆量……时间虽短,留在精神世界里的收获却是丰盛的。


写于11月26日夜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  

复制 】 【 打印

没有相关文章
声明:本站所有内容版权都归我校所有,在未经我校同意充许下,任何单位或个人严禁抄袭或引用,否则可能受到我校最大程度的起诉!。